校车改制 52所学校改装校车去哪儿

2014-09-04 9:15:50 来自:华西都市报
据悉,成都主城区52所学校里,在过去的两年中有90辆均为其它车辆改装使用的校车。这90辆改装校车届时是否彻底退出成都校车领域?

 

                                                  制图 杨仕成

9月3日早晨7点,黄师傅开着一辆黄色改装校车从金贝贝幼稚园出发。他要从双清北路一直到金沙片区,接到4名小朋友后,将他们安全送到学校。这辆改装校车此前通过了成都市交警四分局和青羊区教育局的审批,制式校车该有的停车标志、报警装置、专用车身涂装、车内安全员,一个都不差。 

但金贝贝幼稚园一位负责人说,“下学期,校车很可能不再列入幼儿园提供的服务项目。我们鼓励家长接送,尽量不乘坐校车。”幼稚园坦承:“还有半年,成都很多校车怕是要消失了。”而有取消校车服务打算的,并非金贝贝一家。 

2012年4月,《校车安全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实施,其中规定:“接送学生的校车应当是按照专用校车国家标准设计和制造的专用校车。”当年10月,省教育厅学校安全管理处相关负责人以及省公安厅交警总队均表示,《条例》在四川过渡期限为3年。华西都市报记者调查发现,成都主城区52所学校里,在过去的两年中只有32辆专用校车通过审批使用,剩下的90辆均为其它车辆改装使用的校车。这90辆改装校车届时是否彻底退出成都校车领域?《条例》在成都地区具体执行中,将引导校车服务走向何方? 


改制之变 

【现状】理论上,如果成都的各个学校想继续使用校车,过渡期年限越接近,“大鼻子”校车的使用比例就应该越高。但实际情况是,一些地区的校车总数在下降,而“大鼻子”数量除了在2012年有数量上的大幅增加外,随后的一年半里增加幅度缓慢。 

122辆校车“大鼻子”不足3成 

2009年,达州人黄师傅来到成都,在双楠一家幼儿园做驾驶校车的工作。但很快,他和学校的老师及负责人,就感受到了《条例》带来的影响。 

《条例》开篇规定,接送学生的校车应当是按照专用校车国家标准设计和制造的专用校车。“当年年底,校车审批需要的材料就多了不少,需要在青羊区教育局和交警四分局备案,之后校车和驾驶员审验也缩短为半年一审。”他还把达州的驾照办了转入,“不然外地驾照过不了审批。” 

成都今年登记备案并通过审批的校车,超过200辆。成都主城区52所学校的校车总数为122辆,专用制式校车,俗称“大鼻子”校车,有32辆,其余90辆校车均为改装。这意味着,距离明年4月5日的过渡期还有大约半年时间,此后成都地区的校车必须是符合标准的专用校车,而“大鼻子”校车在主城区的校车比例中,不足3成。 

【博弈】学校想说服家长不乘坐校车,而家长愿意花钱让娃娃坐车,双方的博弈成为了《条例》带来的又一个影响。 

学校:购车成本高 不再提供校车服务 

导致“大鼻子”在成都比例始终不高,而校车总数还在下降的原因是什么? 

位于沙河源的一所民办学校的安全相关负责人夏老师最近正在为一件事苦恼:怎样说服已经申请了校车乘坐服务的学生家长,下学期不再续订这项服务项目。“学校根据实际情况不主张学生坐校车,下学期可能减少校车数量,甚至把校车处理掉。” 

“据我所知,一些学校已经在这么做了。”夏老师告诉记者,“如果严格遵循《条例》,我们需要换3辆专用校车,仅购买价就在150万元以上,还不包括司机工资和日常维护费用,这笔钱对于民办学校来说,太高了。” 

家长:想孩子坐车 每月花500元没啥 

乘坐校车并非义务教育中的必选项,也非免费服务项目。幸福里幼儿园的300多名娃娃,家长每个月要为乘车服务支付400元钱。在黄师傅供职的金贝贝幼稚园里,收费标准则为500元一个月,包来回。 

“娃娃上下学的时间就是大人的上下班时间,又没有住校,我们怎么送嘛。”市民张女士的小孩在金贝贝幼稚园,她每天把女儿送到瑞联路边上,等黄师傅开车过来接到幼儿园。“孩子坐校车,收费可以理解,而且感觉上比爷爷奶奶送更安全,毕竟是符合规定的制式校车。” 


观念之变 

【避让】9月1日,是成都秋季开学日。在主城区,“大鼻子”校车和其他改装校车几乎会在早晚同一时间段,在道路上行驶,并根据线路和点位接送娃娃。从半空往下看,这些车和动画片《神偷奶爸》里的“小黄人”一样,勤勤恳恳,保护孩子们的交通安全。但在成都道路上,并非所有车都对这些“小黄人”报以尊敬。 

司机:3年来礼让者少 曾被责骂 

校车具有搭载学生时,在公交车道上行驶的权利,上下学生时,具有最高路权,相邻车道和后车道的车辆必须停车避让。而耿先生称,自己3年驾校车的生涯里,礼让没几次,取而代之的是各种超车、闪灯,鸣喇叭甚至责骂。 

情况是否真如耿先生所说?开学当日下午,记者来到金贝贝幼儿园,跟在黄师傅驾驶的校车后开始了观察。 

这辆车一共要在3个点位把娃娃放下。5点15分在金阳路,当校车的停车标志展开后到娃娃下车的一分钟时间里,有超过40辆车从校车旁边驶过。在金阳路和瑞联路,有60多辆车超过了校车,一共有6辆车绕行至相邻车道隔壁的道路行驶,没有违反《条例》规定,但停车让行者依然为零。 

交警:擦着停车标志过 要挨罚单 

此前,成都市交管部门表示将针对秋季开学后,社会车辆不避让校车的行为展开整治。9月3日早晨,成都交警开出了首张罚单。 

7点50分左右,同样是黄师傅驾校车停在蜀源路接孩子上学时,一辆银色丰田越野车行驶至此处,不顾校车闪烁的警示灯和停车标志,只在校车后方稍微减速后,向左猛打方向盘,占用逆向车道超越了校车。 

这辆车随后在苏坡立交被交警拦下。“我急着去单位开会,我以为是当时道路很安全,就超车了,以后一定注意。”司机赵先生解释。根据《条例》和《道法》相关规定,他面临罚款200元、记6分的处罚。 

教育部门:目前道路硬件还未达标 

在成都,校车和驾驶员的资质审核需要教育部门和交管部门多重审核后批准运行。成都市教育部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认为,校车和司机哪怕都能达标,即使还有半年过渡期,但成都的道路情况还很难承载大量校车在道路上安全运行的能力。 

“《条例》的一些细节大家都有所忽略了,比如校车必须停靠在有停车标志的点位,道路上要有配套的交通安全设施,这些由哪个部门来负责安设和维护?”该负责人称,或许有一天,当校车和道路的硬件都达标了,所有驾驶员也有文明礼让的意识,校车安全出行才能真正实现。 

对策 

幼儿园校车过渡期后不用换? 

此前,国务院法制办工交司对《条例》进行过解读。“现阶段的校车服务,主要针对接受义务教育的小学生、初中生。为减少幼儿入园的交通风险,在制度安排上应以保障幼儿就近入园和由家长接送为原则。” 

而这也是一些幼儿园还在观望中,没有立即处理现有非专用校车的原因之一。“过渡期后,还要看四川省内的《条例》实施办法里,有没有对幼儿园校车的追加规定。”一名幼儿园负责人称,如果可以继续使用当然好,“但是地方法规如果限制了幼儿园的校车使用,还是只有另想办法。” 

整治难度大 

行车记录仪作依据 

“根据我们过去两年对校车行驶管理的情况,主动避让校车的的确不多。”成都市交管部门民警分析,很多人并非故意违法,而是没养成见到校车就主动减速甚至停车的意识。 

另外,交警在实际处罚上也有难度,“早晚高峰车流大,我们也不可能拦下每一辆不避让的车处罚,这样片区道路很快就会堵死了。”一名民警称。对此,交警部门的对策是:鼓励校车驾驶员利用制式校车的行车记录仪,将不避让的车辆拍下后提交给民警,作为处罚依据。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