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南瓜英语停业:教室一片狼藉 家长抱走电脑

2014-08-25 9:02:09 来自:四川在线
8月23日下午,100多名家长来到位于成都交大路附近的该培训机构,要求退费。

资金链断裂 南瓜英语一名市场推广人员说,公司没有拖欠教师工资,但是拖欠了其他工作人员的工资。22日晚,南瓜英语给员工补发了部分工资后,所有人就“集体不干了,学校就瘫痪了”。

校方已报警 校方一位负责人承认学校经营管理出了问题,但他否认“跑路”。对于部分家长抱走学校电脑,该负责人表示“不是‘维权’而是‘违法’”,他说校方已经向公安机关报警。

8月23日下午,100多名家长来到位于成都交大路附近的优维南瓜语言培训学校(下简称“南瓜英语”),要求该培训机构退费。原因是该校在成都的两家店面突然停业。

就在同一天上午,另一批家长来到该校位于二环路东二段6号的分校讨说法时,发现这个教学点内既没有教师也没有负责人。愤怒的家长冲进教室内,连抢带抱拿走了学校的所有电脑和教学白板。

截至24日下午,校方代表、家长代表、所属地教育部门以及街道办,都在对停课学生下一步的去留进行协商。但校方一名负责人说,本来计划重新复课,但家长抱走了教学设备,“导致如今复课很困难。”

A 现场

建设东路校区教室一片狼藉

24日下午3点,金发碧眼的斯文(Swen)站在二环路东二段6号附40号楼下向上张望,他是“南瓜英语”的一名外教老师。

“南瓜英语”培训学校的大门紧闭,他顺着旁边另一家少儿培训机构的楼梯上了2楼,“两家学校中间打通了,从这家培训学校也可以去到南瓜英语。”

上了2楼,穿过正在进行正常教学工作的另一家培训机构,斯文来到了自己任教18个月的“南瓜英语”培训学校。

让他目瞪口呆的是,教室内已经一片狼藉。教师办公室桌上的电脑都不见了,教室里的白板也被卸走,连放在办公室和书柜上的各种教具、学生文具甚至学生资料都不见了。隔壁“宝宝贝贝”少儿英语培训学校工作人员告诉斯文,教学器械都被激动的学生家长抱走了。

多次拖欠工资员工集体罢工

“南瓜英语”旁边另一家英语培训学校的李女士,目睹了“南瓜英语”成华分校走到如今的全过程。

“他们资金确实出了点问题,但是做企业嘛,偶尔资金周转不灵也很正常。”李女士透露,南瓜英语先是拖欠员工工资,随后采用发放部分工资的方式减低压力,“今年他们招生状况不太好,所以一直没缓过来。”

南瓜英语一名市场推广人员说,公司没有拖欠教师工资,但是拖欠了其他工作人员的工资:“我觉得校方认为,稳住了教师就能稳定局面,这是很自私的想法。”

8月22日晚上8点多,南瓜英语给员工补发了部分工资。拿到这笔工资后,许多员工表示对公司没有信心,提出辞职。

“第二天就是周六,上午还要开班上课,结果周五晚上所有人集体不干了,学校就瘫痪了。”作为同行,李女士觉得南瓜英语并不是想要卷款跑路。“人都走完了,来不及通知家长了,只有在楼下贴个告示,让家长23日下午2点去凯德广场分校解决问题。”而华西都市报(微博)记者看到,该告示上并未提及问题是什么。

误以为“跑路”家长抱走电脑

然而事情却朝着校方预料不及的方向发展。23日上午,带着孩子来上学的家长们看见学校门口张贴的通知,第一反应是“学校要跑路了”。

家长们开始冲进教室,将能搬走的财物逐一搬走。“有个人一口气搬走了4台一体机电脑,下楼的时候还摔了一台。”李女士说,因为“南瓜英语”关了门,所有家长进出都要从自己的学校里经过,在劝阻无果后,她只有让每个拿了财物的学生家长都登了记,自己还拍照、录像留证。

“我劝他们不要冲动,有的家长还想打我。”回忆起周六早上那一幕,李女士仍心有余悸,她说,那场景就像是“抄家”。

李女士说,本来看起来还是齐整的校区“经此一役”后变得七零八落。

B 困惑

家长抱走教学设备 南瓜难以复课

24日一整天,校方代表、家长代表、所属地教育部门以及街道办,都在对停课学生下一步的去留进行协商。

下午4点,校方一位负责人说,有人说校方“跑路”是不负责任的。他不否认学校后期经营管理出了问题,“但连日来我们一直在现场积极处理,并商讨解决问题的办法,没人跑路。”他提到,根据前期和家长协调,原计划尽快复课,很多家长也是同意这一方案的。

C 调查

培训当捞钱 倒掉成必然

成都在册民办教育培训机构600余家,行业竞争白热化

重视下一代教育,是中国自古的文化传统,更催生了一大批民办教育培训机构。

据了解,目前成都在册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有600余家。“培训的种类很多,有英语、数理化、作文等,但倒掉的原因却差不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培训机构负责人说,招不到学生,挣不到钱,活不下去,申请破产,是这些倒掉的培训机构共同点。

在他看来,发展十多年的培训行业,如今竞争已近白热化。大小机构之间互相抢地盘,“弱肉强食”。

比起很多小的培训机构就此惨遭淘汰,如今一些大的培训机构由于师资力量不强,不重视经营和对老师的管理培训,或者盲目扩张,也很容易陷入“丁吃卯粮”的窘境。“有的机构负责人,把培训当成捞钱工具;有的机构负责人,不参与日常管理,将学校丢给一些经理人管理,当起甩手掌柜。”该负责人说,这些极少数的机构,把目光放在短期收益上,虽然一开始规模不小,但最终它们会因管理不善变成空壳一具。

“为了多招学员,今年以来一小部分培训机构更是采取‘保险式’招生。”他介绍,采用这种方式的培训机构,不和家长谈实质性的教育内容,而是“施舍”很多教育之外的东西。在收钱时,还一次性要求家长缴纳多年的学费,“对于学生家长来说,风险极高。”

D 进展

引入新的投资方9月10日前全面复课

24日夜间11点,华西都市报记者从校方了解到,在当地教育部门的协调下,经过连日来协商,校方和家长代表达成初步意见。校方承诺于8月30日前基本复课,并于9月10日前全面复课。校方一名负责人表示,将引入新的投资方,保障学校的正常运行。

随后,华西都市报记者从一名学生家长处证实,目前该校的学生家长成立了家委会,并基本同意学校方提出的复学建议。这名家长说,学校出现如今的情况是家长不愿意见到的,尽快复课也是一个折中的选择。而当地教育部门和家委会将随机跟踪学校之后的运行情况,以期确保学生培训权利得以保证。

建议

选择培训要注重“口碑”

对于当前一些培训机构的乱象,四川省民办教育协会培训专委会副理事长蒋杨斌说,家长为孩子选择培训学校时,首先应摸清教育培训机构的实力,有无办学资质。同时尽可能选择行业内存在时间长,培训口碑好的机构。“因为这类口碑好的机构,经过时间和市场的考验,更能为学生提供优质的教育服务。而口碑不是靠买来的。”

同时,家长为孩子选择了教育培训机构之后,除了关注教学情况外,也应随时观察、打听其经营情况。如果了解到培训机构出现问题,就应该尽早地与办学方提出退学返款要求。

出于对学员的自我保护,蒋杨斌强烈建议学员和家长不要预先缴纳多期学费。“特别是一些办学机构以折扣和优惠名义,游说家长预交两三年的学费时,要特别留个心眼。最大限度地规避风险和自身的利益。”

针对行业内日益激烈的竞争,蒋杨斌强调教育培训机构要想在残酷的市场中生存,办学方一定要注重诚信。在办学过程中出现了什么情况,要及时与学员和家长沟通,而不是选择跑路或消失这种处理方式。

“但问题是有家长采取了过激的举动,抱走了恢复上课的电脑、白板等设施。”该负责人说,这些电脑中存有课件、学生名单、机构账务等重要信息,被抱走了复课就十分困难。“少部分家长的行为不是‘维权’而是‘违法’。”他说校方已经向公安机关报警,并正对损失财务进行清点。

学校突然停课不对家长抱电脑也不对

24日下午4点,学生家长张先生来到“南瓜英语”成华分校,“我今天上午才知道这个消息,过来看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张先生的孩子今年9岁,在“南瓜英语”已经上了一年多的课了。张先生说,因为离家近,又有外教,所以一直让孩子在这里上课。“我觉得他们教学还是可以。”

“如果周六上午校长在门口等着家长,一个一个通知,说明情况,说不定就不至于闹成这样了。”在得知了事情的大概经过之后,张先生说:“两边都有点过分了。”张先生说的两边一边是培训学校,一边是冲动的家长。他说,学校错在没有及时告知家长真实情况,而冲动的家长们强行搬走学校财物也不应该。“有话应该坐下来好好说,如今这样对双方都不好。”

培训之惑:聘外教,只看有张“老外脸”

摄影当外教

南瓜外教斯文当初是从法国来中国旅游的,2年前到了成都后,一开始做摄影,“给别人拍照”。但很快他发现拍照挣不了钱,不能支持自己继续“旅游”,于是通过网络报名,来到了南瓜英语当上外教。

“去成都(gochengdoo)”

不少老外通过一个叫“去成都(gochengdoo)”的网站找到工作。记者发现,不少招聘兼职英文教师的广告,只要求是英国、美国或者法国的“本地人”,不提学历、经验等条件,时薪为100-200元不等。

在“南瓜英语”停业事件中,焦急万分的除了家长,还有来自法国的小伙子斯文。在成都二环路东二段6号的教学点,看着一地狼藉的教室,斯文十分失落。这个法国人已经在这里执教一年半,学校突然停业,让他仍有9000元工资没有领到。

华西都市报记者调查发现,成都不少小型培训机构不仅没有培训资质,同时招聘外教也不看对方有无资质,也不要求有从业经验,甚至称“只要长着一张老外的脸,就连‘塞尔维亚’老外也能教英语。”

法国人旅游至成都当起“英语”洋外教

8月24日下午3点,站在凌乱的培训学校教室,斯文显得很沉默。上个星期,这个法国老师还站在这里,教成都小朋友学英语口语。

虽然在这里已经工作了一年半,但其实斯文对学校的经营和运作情况并不清楚。他是从法国来中国旅游的,2年前到了成都后,一开始做摄影,“给别人拍照”。但很快他发现拍照挣不了钱,不能支持自己继续“旅游”,于是通过网络报名,来到了南瓜英语当上外教。

根据和学校的协议,斯文一个星期大约上五节课,工资一万多。

斯文每周的外教经历就是:上班背着包到学校讲课,下课就回家,从不问学校是个什么具体情况。

不打算再讨工资 临走时不忘保护盆栽

22日晚上,斯文从同事那里突然听说“学校”出了问题。他并不意外,因为“南瓜英语”经济状况不好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

直到24日下午亲眼见到学校的情景,斯文才知道,原来情况比他想象中严重。

“我只是一个月的工资没有拿到,但是他们(中国籍员工)大部分从7月中旬开始就没有再领到工资。”对于拖欠的工资,斯文摇了摇头,“算了嘛”。因为斯文有不少外国朋友都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不知道找谁维权,请律师更麻烦。

这名25岁的法国小伙子说,他只有继续在网上寻找另外的兼职,而周一就有一个面试,职位依然是英语外教老师。离开时,斯文再次回顾教室,然后把大厅内唯一没有被家长搬走的盆栽,拖到了一间教室的窗边,“大厅里晒不到太阳,它们会死的。”

对话“失业”洋外教:明天就面试 还是做外教

华西都市报:你做外教这行多久了?

斯文:最开始来成都是做摄影的,但挣不了多少钱。就来这里(南瓜英语)开始做外教,大概一年半。

华西都市报:发生这件事之前,你觉得学校怎么样?

斯文:学校很不错,学生不会太多,工作氛围也很好。每个人之间的关系都很友善。后来管理变差了,他们想要的发展速度太快了。

华西都市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

斯文:我已经在网上找了几家培训机构,明天就有个面试,还是做外教。调查塞尔维亚人教英语

在成都,像斯文这样在培训学校做兼职英语老师的老外并不少见。斯文说他的许多朋友都在不同的培训学校里当“外教”。

一年半以前,斯文找到这份英语外教工作的途径,是一个在外国人圈子里很出名的网站——“去成都(gochengdoo)”。

华西都市报记者登录发现,果然有不少招聘兼职英文教师的广告,具体时薪100-200元不等。其中大多只要求是英国、美国或者法国的“本地人”。至于本科以上学历、教学相关工作经验等条件,则鲜有人提及。

24日下午5点,记者致电一家位于桐梓林附近的某少儿英语培训机构。自称杨姓负责人称,他们并不在乎外教的学历和相关教学经验。

“我从事教育行业已经十年了,一般来说,外教的性格以及他和小朋友的沟通能力才比较重要。”这名负责人说,自己曾带了一名完全没有教学经验的外教进入培训行业。“其实带一段时间之后,他就做得很不错了。”

当得知记者的“老外朋友”是法国人后,杨女士表示,“我们这里有法国人教英语,还有塞尔维亚人。根据我的经验,口语还是很好的。”

随后,华西都市报记者又联系多家外语培训机构,他们均表示没有证也可以来上课。“按学时收费,100至200元一小时。”华西都市报实习记者杨雪记者余行实习生杨力摄影郝飞

新闻链接

外教需持证上岗

外国人在中国从事教学工作,到底需要些什么手续?

华西都市报记者查询国家外国专家局官网发现,《外国专家来华工作许可》规定,外国专家受聘在中国境内工作,应取得“外国专家来华工作许可”。而在中国工作的外国专家,在入境后十五日内,须持职业(Z)签证到工作许可签发部门申办《外国专家证》,并在入境后三十日内凭职业(Z)签证和《外国专家证》到所在地公安出入境管理部门办理外国人居留许可。这些相应的规定,在我省外国专家局官网亦有注明。

如何取得《外国专家证》?据介绍,申请者至少要有本科以上学历、两年以上相关教学工作经历,且有TESOL(通常指教授那些移民到英语国家的非英语母语学生学习英语)或TEFL(通常指在非英语国家教授非英语母语学生学习英语)证书。与此同时,根据相关规定,对于外教培训机构是不能想招就招的。根据有关规定,要招聘外教,培训机构必须具备聘请外国文教专家单位资格,并取得《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证书》。按此规定,培训机构须正常运行一年以上。

这些年倒掉的培训机构

●2008年初

广州太平洋英语培训中心老板卷款潜逃。

●2009年7月

上海朗阁教育旗下的沈阳培训中心悄然破产。

●2009年1月

在香港的外语培训机构灵格风破产;随后,其在深圳、上海、武汉等地的分支机构相继关门。

●2010年2月

南京华育国际突然“关闭”,数百学员维权无着。

●2010年5月

华育国际青岛分校欠债倒闭。

●2010年5月

北京华育国际3所分校撤销,学生统一合并到东城区华育职业技能培训学校。

●2010年9月

长沙李阳疯狂英语海东青培训点因债务纠纷,领导跑路,学校破产。

●2010年12月

北大青鸟青岛银河校区因亏损面临关闭,学生维权被钢管打昏。

●2011年2月

因租赁合同纠纷,北京丰台一幼儿园开学首日关闭。

●2014年2月

重庆渝中优维语言培训学校(对外简称“南瓜英语”)负责人遭数百名家长围堵,家长们要求退费未果。

●2014年8月

北京海淀区一家名为春藤智能英语的教育培训机构宣布破产。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