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高校学费上调 平均涨幅近50%

2014-08-08 9:18:59 来自:成都商报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在合理适度提高学费的同时,高校应该同步完善贫困学生资助体系,实现办学经费来源多元化。

核心提示

高校涨价

各方意见加强监管

全国多个省市区普通高校学费上调,部分高校平均涨幅接近50%。

各方意见

多位高校负责人称,办学成本大幅上涨,学校经费压力很大。有学者反对高校学费上涨,认为不能用学费弥补高校亏空。

加强监管

新华社文章认为,政府部门要加强监管,高校内部要健全财务约束机制,有效规避高债务带来的风险。

多个省市近日陆续发布普通高校学费上调信息,部分省份平均涨幅高达50%。而从2013年至今,从公开报道来看,学费上涨地区已包括宁夏、江苏、贵州、浙江、福建、广西、山东、湖北、湖南、天津等地。业内人士指出,一些高校近年来投资增长过快,导致债务负担加重,一边“乱花钱”一边“喊缺钱”的现象值得警惕。

新华社聚焦高校学费上涨

警惕一边“乱花钱”一边“喊缺钱”

读研3年花费超8万元

一家人养不起一个大学生

广东高校本科学费虽然暂未调整,但研究生学费却出现大幅上调。2013年底,广东省出台的研究生学费新政规定,专业学位学费上限为每学年28000元,“985工程”“211工程”及项目建设学校全日制专业学位研究生学费可在此基础上上浮不超过25%。

今年考取广州医科大学专业学位研究生的学生说,学费每年要交2.8万元,住宿费每年1200元。“算下来,读3年研究生花费要8万多元,对于部分来自农村的同学来说,学费已经成为沉重的负担。”

“此次高校学费上调的主要原因是近年来学生培养成本大幅上升。”宁夏物价局收费管理处处长赵文泓说,虽然财政对高校的投入持续增加,但仍难以满足高校发展的需要,高校经费不足已制约学校发展。

多位高校负责人称,从2000年至2012年,全国高校的学费基本维持不变,但十几年间,社会物价水平和学校办学成本大幅上涨,各高校普遍感到较大的经费压力,特别是公共财政投入不足的省属高校压力更大。

“学费上涨最直接影响的是中低收入家庭子女,一年近万元的学费相当于农村家庭一年的收入,一家人可能养不起一个大学生。”学生家长王霞说,即使能够办理助学贷款,一些贫困家庭学生仍面临就业难、还款压力大等问题,学费上涨变相加剧了教育的不公平。

部分高校举债办学

行政开支庞大,铺张浪费惊人

1999年高校扩招后,大部分高校都开始扩建新建校区,一系列的大拆大建大部分是通过贷款来完成。虽然各省都出台了一些偿还贷款的补偿办法,但各高校仍负担大量贷款。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末,宁夏4所高校债务余额达4.93亿元。广东省在2007年一次性清偿近150亿元的高校债务。广东省教育厅基财处处长蔡文雅说,清偿之后,广东高校校均贷款余额从3亿元下降至1亿元。

知情人士透露,少数高校甚至资不抵债,每年收上来几千万学费,账面上的钱全部被银行截留,学校发展困难。有的学校多年无收支结余,只能通过流动资金贷款来维持学校的日常运转,按期偿还本息压力大。

部分高校行政机构庞杂,行政人员众多,行政开支大。一些学校追求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建豪华校园、景观大道,铺张浪费。特别是科研经费浪费惊人,经费使用缺乏有效论证和监管。

“提起我们学校,很多人首先想到的不是哪位名教授,而是花了几千万修建的校门。”江西一所大学大三学生王华说:“学生宿舍和自习室条件没见多大改善,教学楼、办公楼却越来越华丽,还新建了一个挂着‘学术交流中心’的高级酒店。”

多位高校负责人称,我国高校的主要资金来源是财政拨款。高校扩招后,一些省区的拨款没有跟上,学校只能依赖贷款和学费。

建立高校成本报告制度

规避高债务风险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在合理适度提高学费的同时,高校应该同步完善贫困学生资助体系,实现办学经费来源多元化,建立合理的教育培养成本分担机制,政府部门要加强对资金使用的监管,高校内部要健全财务约束机制,有效规避高债务带来的风险。

宁夏教育厅高教处负责人建议,要制定高校教育成本核算制度,防止其他投入挤占教育培养成本。在此基础上,建立高校成本报告制度和成本管理评价体系。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建议,高校在经费使用上应有论证和监督体系,要加强责任主体的管理,领导者要树立节约成本的意识,避免不必要的大拆大建行为。对于目前高校面临的高负债问题,应健全和强化财务约束机制,随时掌握和了解自身的财务风险指数,努力将债务风险降到最低限度。据新华社

高校该不该涨价? 专家意见不一

支持方

世界范围内

高校学费上涨是趋势

■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刘海峰

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刘海峰指出,目前我国多数省份的高校学费标准都是十几年前制定的,这十几年来,我国经济情况和大学运行费用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以学生宿舍、食堂后勤支出为例,国家在这些项目上有着很大的补贴力度。如果完全按市场化的方式运作,高校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就远不是现在这样了。“近年来,在世界范围内,高校学费上涨是一个大的趋势,不只是我们国家。”

刘海峰坦言,按道理,接受了高等教育应该得到比较大的回报,但现状是有相当一部分学校和专业的毕业生找不到很合适的工作。他认为,解决这一问题的最主要办法就是调整专业结构,实现学科、学校转型。

反对方

不能用涨学费

来补高校负债的窟窿

■中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张少雄教授

中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张少雄教授明确反对高校上调学费。他指出,高校学费的水平从理论上讲应该考虑国民收入状况,如果高校学费上涨幅度超过国民人均收入上涨幅度,就不合理。2013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955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0%;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8896元,实际增长9.3%。而今年部分省区的公办高校学费涨幅明显高于国民人均收入涨幅。

“学生所交的学费只能是分担高校人才培养成本的一部分,且不能分担得太多。至于现在的高校负债,在大多数情况下与人才培养成本没有必然关联,当然不能用涨学费的办法来补这个窟窿。”张少雄说。据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