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市陶研会

成陶“教育问题时习会”:“被城市化”背景下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策略与方法

2月28日,成都市陶行知研究会第五次“教育问题时习会”在天府新区白沙中学举行,成陶会长、成都师范学院教授姚文忠,成都市教科院教育改革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成都教育》执行主编史玉,四川省成都西藏中学校长、党总支书记顾定华,成都师范学院教育学院副教授徐猛,以及来自天府新区的28位校(园)长出席会议。

议题一:“被城市化’背景下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策略与方法? ”讨论的文字实录如下:

IMG_5932

主持人:李清

成都市陶行知研究会秘书长

《行知纵横》执行主编

四川省终身教育工作委员会理事

原成都日报教育周刊责任编辑,

《时代教育》《师陶学刊》执行主编

 

部分学生心理健康问题让人触目惊心

 

IMG_5931

 

白川

成都天府新区煎茶中学党支部书记,

校长中学高级教师

成都市教育协会理事

 

 

这个问题源于我校开学这一个阶段出现的学生辍学现象,既不是经济困难,也不是父母原因造成,而是孩子们主观上不想读书了。而诱发他们不读书的原因主要是孩子的心理健康层面上的问题。

 

我们常说,教育就是要托起孩子们明天的幸福,为他们的幸福人生奠基。但是面对这部分孩子,他内心没有阳光照进来已经枯萎了,作为教育管理者是非常痛心的。在我的学校,去年春节之后有个孩子,因为家长要生二胎,沟通上出了问题,这个孩子就高坠了。孩子的成绩不错的,为什么会高坠?原因是孩子的心理非常脆弱,再加上家长跟他沟通无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这个事情给我的冲击很大,孩子需要用心陪伴,也需要政府、社会关注。但现实是,当孩子出现严重心理问题时,社会及家长往往把问题单纯地认为应该学校来处理。但许多时候,学校是无能为力的,有劲使不上!

 

我想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在学校心理健康有问题的孩子轻度表现为:惹是生非,刷存在感,网瘾较重,留连于网吧,不按时回家等等;重度表现为:动不动就离家出走,自残自虐。有一个女生,手上有七八道伤痕,全是用刀划出来的,触目惊心!还有重度抑郁与自闭,严重的有自杀倾向。这对于孩子的家庭、对于社会、对于孩子个人都不仅是潜在的问题,是一场灾难。

 

导致学生心理问题的根源很多,而在成都乡村快速城市化的过程中,“被城市化”是一个很现实的方面。像天府新区,原来的一些丘区农村,一夜之间,农村变成了城市,农民变成了市民,家家户户一夜暴富,一辈子没看到过那么多钱。为了钱,有人甚至不惜假离婚、假结婚等等。这些功利荒诞的表演,对孩子的心理造成巨大的冲击和影响。

 

目前学生存在心理问题的原因,我认为主要有四点:

 

一是父母离异,我们那类学校学生家庭的离婚率达到50%以上,孩子所处家庭都是重组家庭。多次重组后,甚至出现了“爹已经不是他的亲爹,娘也不是他的亲娘”的现象。

 

二是父母或者监护人管理方法简单粗暴。最可悲的是当孩子出现心理问题时,他疏于防范,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致使孩子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三是学校也应承担一部分责任。由于升学压力大,教学节奏快,对于这部分问题的孩子,没有及时找专人进行介入、帮助。学校缺乏专业的心理学教师也是原因之一。我们学校的心理老师都是由数学老师、音乐老师兼职担任,他们是没办法解决学生心理问题这个专业性很强的问题。

 

四是政府和社会的原因。街道村委没有专门的类似于“爱心屋”这样由专业志愿者介入帮助问题家庭和问题孩子的组织,孩子们很无助。

 

对于解决孩子心理问题的途径,最近一个阶段我也有一些思考,我认为可从以下四个方面着手:

 

首先是净化社会风气。当前出现这些问题,还是人们太过于功利,过于浮躁,导致离婚高发,孩子没人管教,家庭教育严重缺失现象。这需要一种“正能量”,一种社会的道义和责任来约束大家。

 

其次是对家长的培训。这需要社区与学校进行合作。培训城市化转型中的家长,帮助他们学会怎么样去培养教育孩子。

 

再次是学校要有专人、专地,多元化课程来帮助孩子们。专人即专业的心理学教师;专地即特定的心理咨询与抚慰场地,有条件还可以建立负面心理发泄空间;多元化课程,让孩子们能在各样课程中找到自身存在价值,心理得到正向调适。

 

最后是政府支持。可以通过共青团、妇联、村委会等组织,组建“爱心屋”,吸纳专业的人员组成志愿者,用专业的手段和充分的时间来帮助我们的孩子、家庭和学校。大家齐抓共管,共同发力,才能够真正为我们的孩子托起他们明天的幸福。


“校长一日助理”制度,让家长到校来做一日助理

 

IMG_5930

 

樊俊

成都天府新区兴隆小学校长

中小学高级教师

成都市优秀支教校长

 

学校和家庭教育的结合需要齐头并进。在今天这个“被城市化”的背景下,一些家长随拆迁一夜暴富后,心理膨胀,对教育有一些歪曲的认识。比如,孩子的教育问题,他们认为这是学校的事情,全然丢给学校、丢给老师;其它孩子补课,他也不管孩子喜欢与否,也跟着送机构补习。

 

在“被城市化”背景下家庭对于孩子的影响,孩子身上暴露的问题,往往就是家长不和、或父母离异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还有家长生二胎,孩子感觉在家里不再被关注,为了找存在感也可能出现逃学、撒谎、语言粗暴等行为,这都源于他(她)生存环境的影响。

 

有一个孩子的外婆是简单粗暴的一个人,什么事都骂骂咧咧的说,给孩子和别人的交流都很强势。母亲也同外婆相似。导致的结果是孩子看待问题、处理问题往往都是用简单粗暴的方式。造成了很多矛盾和问题,所以我们也担心这个孩子对别的孩子带来这种影响与伤害。

 

上午白川校长讲,他们的三个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孩子都辍学了,痛心啊!每一个孩子都应该享受公平的教育,但他恰恰因为心理健康问题,失去了或者暂时失去了学习的权利和机会,我们既着急又难过。我们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够受到良好的教育,将来进入社会,他们有能够发挥自己能力的这个平台,对社会、对国家、对民族有一定的贡献,这是我们教育的一个出发点。

 

家庭教育中,家长发挥的作用很关键,眼下,兴隆小学就很关注家庭教育这一块,我们找了很多专家来做这个事情。现实是,专家讲座时,家长热血沸腾,很有兴趣,下来之后就冷了,没什么实质性的效果。因此我们只好采用一些笨办法,比如家访。我个人非常推崇这种方式,与家长交流沟通就像我们平时做人一样,先要混个脸熟吧!一回生二回熟,熟悉了,大家才有望同心同力。在和家长沟通的过程中,我们明显地感觉到大部分家长是没有什么教育办法和策略的,有些家长还是我们曾经的学生,但他们身上仍然没什么家庭教育的概念,所以我感觉对家长的培训力度还需加大。

 

另一个方面,我们实行“校长一日助理”制度,让班里的3-5名家长到校来做一日助理,每个人有一本记录册,对校园检查巡视(校园卫生、食堂、纪律),对学生和老师的课堂教学(听课、评课),都要记录在案。让他们参与一些学校教育教学管理,让他们了解学校工作,知道学校工作的努力与无奈,如此一来,后期的交流就会容易很多。

 

蒙台梭利讲,无知的对待儿童比无知的对待成年人更可怕;托尔斯泰认为,孩子自出生到5岁的这个年龄阶段,他的智慧、情感、意志和性格诸方面,从周围世界中所摄取的要比他从五岁到一生终了所摄取的要多许多倍。也就是说我们孩子前五年的这个时段的教育和引导,我们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


家长积分制这一举措给我们幼儿园带来了许多变化

 

IMG_5929

 

曾瑶

成都天府新区正兴幼儿园园长

天府新区优秀青年教师

天府新区优秀教育工作者

天府新区名优小分队成员

成都市“未来名师”培养对象


 

今天我就幼儿心理健康问题提出我的一些观点。在假期,我去了日本解了该地的学前教育,日本非常重视幼儿教育,面对二胎教育时,家长没有向老师提要求,老师自己的责任心让她为长子提供体验式教育,让孩子与家庭能够更好地面对二胎给家庭带来的变化。

 

我们国家实行二胎政策之后,我们园也有很多家庭生了第二个孩子,确实也出现了幼儿难以接受、困恼等心理问题,我们在应对这些问题时,老师应该提供什么样的教育,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幼儿心理健康是我们不能忽视的问题,专家入园为我园各年龄段幼儿进行心理健康测试,发现小班的幼儿心理健康水平远远不如大班,原因就是家长有效陪伴的缺失。针对这一问题,过去幼儿园开展了许多的讲座、交流,收效甚微。如何通过家园互动,有效促进幼儿心理健康发展,我们有了一些创新举措,家长积分制。这一举措,给我们园所带来了许多的变化。

 

变化一:以积分推动家长参与活动积极性。家长在幼儿园能够参与到多种多样的活动,像成为家长志愿者在入园、离园值班;参与幼儿园的大型活动,承担难易不同的工作如主持大型活动、参与主体教育活动等;参加家长课堂;为幼儿园献言献策等各种方式都可以挣得积分,积分可以兑换幼儿园亲子游学名额、父母课堂、亲子阅读沙龙。

 

变化二:以抢票带动家长主动学习。幼儿园的家长课堂不再强制家长参加,而是投放一定数额的入场券,家长根据自己的学习需要抢票参与。为了进一步激发家长参与积极性,将参与学习也纳入获得积分的渠道之一。

 

变化三:以一对一式交流解决个性问题。教师可用积分兑换与专家、园长、教师的一对一培训、指导、问题答疑。

 

变化四:以家委会作为亲子游活动的组织者。家委会来进行亲子游的组织工作,教师配合其安排积极参与,园方联系第三方服务组织游戏活动。

 

我们园在幼儿心理健康教育这一问题上,将家庭教育作为一个突破口,把家园共育作为有效的方式,进行了一些实践活动,我们还将持续努力。

 

 

预防比干预重要,我们要防患于未然

IMG_5928

刘安平

成陶陈鹤琴教育思想研究专委会负责人

 

对于学生心理问题,我认为一方面靠预防,一方面靠干预。我这里想着重谈一谈预防的问题。

首先,我们要呼吁儿童父母要重视儿童的早期教育和家庭教育。根据很多心理学和教育学的研究,儿童的心性当然也包括一些心理问题,在0—2岁时就已经形成了。早期教育非常重要,但我们的很多家长对此没有足够的认知,甚至非常漠视。我们常常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现在家长们把3岁的儿童送到幼儿园去接受教育,对“看老”的教育已经有一定的意识了;但对“看大”的教育认知太过浅薄。

陈鹤琴先生所著的《儿童心理之研究》写于1925年,这本书里讲述了陈鹤琴先生对长子陈一鸣从出生到808天的观察、记录和研究。陈先生在书中提到德国生理学家兼心理学家威廉·普莱尔所著的《幼儿的感觉和意志》,就是我手上的这本书,我最近都在读这本书。这本书里介绍了儿童从出生感官的视觉、听觉、肤膜感觉、味觉等的发展以及联念、意志的发展。从这两位大家的研究可见,儿童在0—2岁时,在家长的干预下和在环境的干预下儿童的心性及心理问题就形成和出现了。

1935年陈先生在《怎样做父母》一文中感叹到:“我们晓得栽花有了栽花的学识技能,花才能栽得好。养蜂有了养蜂的学识技能,蜂才能养得好。……甚至养牛、养猪、养羊……莫不都要有专门的学识技能。而一般人对于他自己的儿女反不若养鸡、养蜂、养牛、养猪来看得重要。我们只要是一个人就好像都有资格可以教养儿童,至于怎样教养,怎样培育,事先既毫无准备,事后更不加研究。好像儿童的价值还不及一只猪、一只羊。”所以,儿童的早期教育和家庭教育是十分重要的。

第二,就是以幼儿园及社区为中心建立家庭教育指导站,建立长效的机制。

第三,要解决一线师资及家长专业性的问题。

预防比干预重要,我们要防患于未然。同时,建立长效机制,建立长效机制比讲座重要。此外,对离异家庭和隔代教育家庭进行特别关注。

 

 

让学生获得强大的心理正能量

IMG_5927

余成勤

四川省大邑县职业高级中学教务处副主任

成都市陶行知研究会会员

大邑县学科带头人

大邑县优秀教育工作者

大邑县优秀德育工作者


对于白川校长提议的“关于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的议题,我非常感兴趣。借此机会就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分享一点我粗浅的看法。我主要从四个方面进行阐述。

第一是教师。对学生进行心理健康教育离不开教师,只有教师具有健康的心理学生才会更加健康;只有教师懂得科学有效的方法才能在面对学生心理问题时从容应对。正如白川校长提到的问题一样,现在有很多学校缺乏专业的心理健康教师,工作不能有效的开展。我认为,学校可加大对现有教师尤其是班主任的培训,比如,参加成都市班主任心理健康B证或C证的培训等。通过系统专业的培训提升,使班主任会知道用正确的心理学方法教育学生,解决普遍性问题。把那些比较严重的心理问题留给学校专业心理教师,使专业老师和班主任相互配合,既能减轻专业教师的负担也能缓解学校心理健康教师师资不足的问题。

第二是课程。学校应该开设多元化的课程。以我们职业学校为例,学校会在每周三的下午开设社团活动(茶艺、咖啡、烹饪、绘画、街舞、篮球、足球等课程),让学生自由选择感兴趣的课程,通过课程让学生找自我价值,提高自信。

第三是家庭。我们应该帮助家长做一名好家长。学校可定期开展一些家长讲座。我的主张是重点邀请一线的教师就学生共性问题开展家长讲座。因为一线的教师和学生直接接触得多,对学生的问题也更有针对性。他们讲的方法虽然没有专家的理论高度,但是接地气,方法性更强,也能更好地被家长所接受。

最后一点是学生自身。对于学生心理健康的问题,我们关注学校,关注家庭,甚至关注社会,但是却容易忽略学生自己的力量。人都有自愈的能力,心理咨询有一个宗旨就是教会人助人自助。试举一例,我有个亲戚去年不幸出了车祸,高位截肢,心理遭受了严重的打击,但是一年后她自己走了出来,我问她如何做到的,她说“我想通了,我的人生还这么长,没有腿了我一样活。”所以她现在活得很自在,她甚至独自一人带着孩子、父母出国自由行。所以我认为学生自身也有强大的心理能量,如何让学生获得强大的心理正能量,也应该成为当前学校关注的事情。


老师的心理也会因为这些学生而出现问题,这值得我们关注

 

IMG_5926

 

李东梅

成都天府新区籍田小学校长


 

我们学校有个二年级的学生,他是不进教室的,想办法让他进去了他就开始捣乱,一旦教师加以管理,他就要撞墙。为了安全,老师就不敢特别管教。这样的情况,到最后老师就变得特别焦虑了。面对这样的学生我们到底该如何做?如何管?也是一个难题。我们的老师跟我说:“校长,说实话,他不在教室里,我还能把课上下去,我真的希望他不在教室。”但是他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孩子,法律要求他是要接受教育,没有人有权利让他离开学校,离开教室。但是,我们满足他就可能会影响其他孩子,从学校管理层来说是很痛苦的,因为他的出现可能会引发班级其他孩子的安全问题。

 

我们在研究学生的时候,老师的心理也会因为这些学生而出现问题,这也值得我们关注。

 

我在参与帮助这个孩子的过程中,跟这个孩子家长有过接触,他也在一个离异的家庭,爷爷是监护人,爷爷陪读的效果还比较好,爷爷不在他就在外面外出跑,尽管爷爷很配合,很多教法也确实不会。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后,我们也请了彭海萌老师来跟老师、家长孩子交流,得出结论是,家长没有加入进来,我们联系过孩子父亲很多次,都未联系上,去家访孩子父亲也躲着我们。所以我们认为这是一个社会问题,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结合社区,以及村社,对这样的一些家庭特别关注?

 

也许这只是一小部分的孩子,但他(她)会影响老师影响和其他同学。在“被城市化”的背景下,有些孩子的家庭问题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也出现很多,造成的后果更可怕。面对这些问题,我认为可以从三个方面去寻找解决问题的途径:

 

一是从社会的角度去思考。当我们不能单方面解决问题的时候,是不是还有其他原因,大的环境、社会风气究竟对孩子有着怎样的影响?

 

二是从家庭的角度去思考。我觉得曾园长提的家庭积分和学校教育结合起来会更好。我在想,可不可有一些机构或组织对他们进行前期培训,让他们了解必要的家庭教育方法,以及父母的重要性。

 

三是从自己的角度去思考。从学校的管理当中,我们能做些什么?举办家庭教育培训,丰富课程,疏导孩子的情绪,让孩子有管理情绪的能力。我们现在很多孩子出现心理问题,大多数是情绪上问题导致的。

 

心理问题,不仅仅是教育的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因为它产生的背景是因为整个社会大的这个氛围造成的。


要教育好学生,一定要先教育好家长

 

IMG_5925

 

顾定华

四川省成都西藏中学校长、党总支书记

成陶专家委员会专家

原四川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副处长

四川师范大学兼职硕士导师、客座教授

 


“被城市化”这个命题的提出,找到了问题产生的源头,很有创新。现在都说城市化是正向的思维,“被城市化”提法把它颠倒过来,是指不太愿意,或还未准备好的情况下就城市化了。

 

刚才大家的发言,特别值得我思考。白川校长对问题的阐释发言很全面,曾瑶园长提出的家长积分制是很有效的方法,大邑职高余老师提出的解决心理健康教师数量、质量的办法很接地气、可借鉴,开设丰富多彩的课程,化解学生心理障碍,解决心理问题,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可取。我认为有条件的学校也可以和附近的职业学校开展普职融合课程的开发。

 

大家今天讨论最热烈的还是我们家长教育问题。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怎么来有机的结合?传统的办法是做家访。但在现在,家访也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了。因为现在人与人交往的方式和过去不一样,它变得比过去更复杂,老师到家长家里边去,涉及的因素更多一些了,总之不大方便。需要一些新的方式。但是,无论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要教育好学生,一定要先教育好家长,这是前提。有的学校直接把家长作为家长老师,通过家长老师参与教育学生,收到很好的效果。还有大家说的和社会资源的结合,其实政府这边是有广泛的资源可以供我们使用的,比如关工委、妇联等单位。

 

如何减少“被城市化”带来的教育问题,建议政府在做规划的时候把拆迁安置中教育规划做得更细更实一些。同时建议天府新区学校把这个课题做出来,相信在全国城市化推进这么快的情况下,天府新区的做法能给大家有借鉴意义。


陶行知教育理论中也到了“难教的学生”这个概念

 

IMG_5924

 

姚文忠

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副会长

成都市陶行知研究会会长

成都师范学院教授全国著名教育家

 


今天我们讨论的问题都是真问题,而且是大问题,很大问题。第一个问题: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这个问题的前提——“城市化”,可以改为“城镇化”。实际上,我们现在更多是在被城镇化,而不是城市化。

 

我们今天讨论的学生心理健康问题,在提升学生综合素质上应该摆在第一位。心理健康问题是一个大问题,用联合国的定义,人的健康包括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成都市的心理健康教育走在了全国前列。1992年,素质教育刚提出来,成都12中就搞了一个心理健康教育的课题,依托这一课题,四川省成立了首个全省性的心理健康协作组,培养了一批心理健康教育的老师。刚才有校长提出学校缺乏心理健康专业辅导老师,我的建议是可以办一个培训班,把学校师生的心理问题做一次梳理,然后有针对性地培训教师。

 

现在的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的产生,与社会、社区、家庭都有关系,但有些心理问题的产生,也跟学校的管理有关,管得太紧、放得太松都要出问题。我在1982年写了一篇文章,就提出了“师源性差生”这个概念,也就是说,教师在管理学生时的某种明显失误,如暗示性的语言,粗暴批评等,对学生而言如果上升到和老师对立,他就出毛病了,这就是“师源性差生”。还有教学上的问题,我们如果按照考试标准来搞教学,学生耽误一个星期学习就跟不上,跟不上他就会放弃,这就是教学上的问题。还有学生本身的性格气质问题、健康问题等,所以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有办法解决。

 

现在国家提倡的研学旅行值得我们研究。学生在行走中接受教育,在行走当中锻炼意志,在行走中了解社会,照亮自己。研学旅行可以解决好多新的问题。中国最著名的“行走学校”是安徽淮安的徐向洋训练工作室。18个大卡车作为运输车保障后勤,教师和学生一同行走,学生走的路加起来有2万多里。这所“学校”招收的都被称为“三难学生”(家庭难管、社会难用、学校难教)的问题学生,经过行走,转化率超过百分之八十。现在中央电视台一个很优秀的编导,已经排了四台节目了,就是在这个学校“走”出来的。

 

遇到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学生,学校和教师要积极去尝试、去解决。成都12中的心理健康教育研究就是源于学校三个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学生,在帮助和解决的过程中,学校的心理教育也就发展起来了。这三学生在我看来具有里程碑意义。

 

陶行知教育理论提到了“难教的学生”,苏霍姆林斯基也有“难教学生”的概念,这不单单是我们这里的特产。成都12中心理健康教育出了成果以后,教育部基教司到学校开了四次会。学校出了一本厚厚的书,清华北大副中的校长都说有了这本书,我们不用从头搞研究了,就用这本书就行了。

 

现在新时期有新变化,新变化导致新问题。当前的信息化时代、城镇化发展带来的学生心理健康问题都需要做新的研究,如果我们天府新区能够组织起来,针对这些问题进行调研,找到解决办法解决大部分问题,就是一个很大的成果。(李清、邱滋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