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市陶研会

乡村振兴战略之农村教育思考

11月22日,成都市陶行知研究会第二次“教育问题时习会”在四川省成都西藏中学举行,本次会议主要围绕会议主要围绕“城市乡村学校办学路径思考”“新时代学校党建工作策略”“如何把握新时代师德师风建设”三大主题进行了讨论。

22222.webp

成都市陶行知研究会会长姚文忠,四川省成都西藏中学校长顾定华,四川天府新区成都管理委员会基层治理和社会事业发展局教育体育处处长杨远东,武侯区教育局督学唐青林、区委宣传部汪育华,成都市棕北中学西区实验学校校长张华,天府新区第三小学校长李丁,天府新区白沙中学校长涂皓,天籁艺术学校校长助理钱虔,成陶秘书长李清,四川省彭州市敖平中学党总支专职副书记唐磊,成陶副秘书长黄伟,四川大学出版社曾鑫等22人出席会议。

议题一

“城市乡村学校”的办学路径思考

11.webp

涂皓

天府新区白沙中学校长

成都市优秀德育工作者

关于“城市乡村学校”的办学路径思考由来已久,首先,像我们这种学校,既是城市学校,又是乡村学校。我们处在城市边缘,原来是乡村学校,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学校也扩展进了城市,成为了比较特别的“城市乡村学校”。但和真正的城市学校相比,差距很大。首先,学生家长对教育的认识与重视程度差异较大;其次,学校能为学生提供的优质教育资源差异也很大。党的十九大提出要给人民提供更加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那么,作为一个乡村学校应该从哪些路径探索、出发,能够为乡村老百姓子女提供更加丰富而有质量的教育服务、使乡村学生得到更好的成长?今天带着这个问题来到西藏中学,希望大家可以贡献智慧与经验。

如果乡村教育完全向着城市学校那样办

是没有出路的

22.webp

姚文忠

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副会长

成都市陶行知研究会会长

成都师范学院教授

全国著名教育家

我在农村教了17年书,现在也未离开农村。我想谈几句抛砖引玉。

第一个问题,乡村教育的方向与走势,乡村教育怎么办?如果乡村教育完全向着城市学校那样办是没有出路的。习总书记讲,办学是培养人。我们当下要厘清农村教育的办学方向,还是陶行知先生那句话——“他教人离开乡下向城里跑,他教人吃饭不种稻,穿衣不种棉,盖房子不造林”,农村教育的方向错了,这就是一个问题。农村教育要有特定的方向——为本地服务,培养一般劳动者和建设者,要知道伟大人物皆是从劳动者开始的,所以一开始只能提劳动者、建设者,然后等他自己发展成为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

第二个问题就是农村教育教师的发展问题。解决了教师问题也就解决农村教育问题。一方面可按照正规途径培养任教教师,另一方面还可以组织学生,提倡“小先生制”。陶行知在这方面有十八个字的建议:德育注重自治,智育注重自学,体育注重自强。学校要努力营造读书氛围,用读书会、故事会、赛诗会及戏剧等方式方法,让孩子运用读书。

第三个问题农村教育一定要接触农村生活。离开农村生活,违背了生活即教育。要链接社会变化,同时也为当地农民发展服务,培养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人。陶行知讲,在农村工作的人要为农民烧心香。建议乡村教育工作者看看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提出的乡村振兴规划《国家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

教育改革要从家庭教育开始

33.webp

钱虔

四川天籁艺术学校校长助理

成都市级骨干教师,中学高级教师

当前,国家提出了均衡教育和家校共育,但其实这个过程还很漫长。时下,教师职业倦怠、家庭教育的缺失都是我们教育面临的问题。

教育改革要从家庭教育开始,有人将家长分为“五个层次”,分别是:舍得给孩子花钱、舍得给孩子花时间、思考教育的目标问题、为了教育孩子提升和完善自己、支持鼓励孩子成为更好的自己并以身作则。但是就实际情况而言,不少家长都还处于第一层次。因此,我建议可以成立家长学校,多培训家长,多让家长参与孩子的活动,感受到孩子的进步,因为很多孩子在家里表现不出来自己的优秀。当学校的平台搭建后,孩子的进步,让家长震撼,从而形成良性循环,共同激励教育孩子健康成长。

鼓励、引领教师走专业成长之路,立足校本教研,请进来、走出去,拓展视野,真正促进教师专业成长,满足自我实现之需要。当然待遇、感情留人也需要深耕。

要找到自身的优势与优点,不能只拿自己的短处去比

44.webp

李清

成都市陶行知研究会秘书长

《行知纵横》执行主编

四川省终身教育工作委员会理事

原成都日报教育周刊责任编辑,《时代教育》《师陶学刊》执行主编

涂校长提出了“城市乡村学校的办学路径思考”这一问题,我能感觉到涂校长当前面临的一些困惑,学校要与城镇学校竞争,但又限于生源、师资、教育资源、评价等等方面的不足。但这些困惑都是在与其它学校比较当中产生的,农村学校和城市名校在这些方面的比较自然存在很大差距。现在我们讲文化自信,我们追根溯源,不在于去和别人比,是要找到自身的优势与优点,不能只拿自己的短处去比,要看到农村学校或新型农村学校的长处和闪光点,要从中找到值得骄傲和发掘的内核,增强学生自信,增强教师自信,让教师找到安居乐业之感。

要实时关心教师,解决教师的实际问题

55.webp

顾定华

四川省成都西藏中学校长、党总支书记

成陶专家委员会专家

原四川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副处长

四川师范大学兼职硕士导师、客座教授

老师为什么喜欢往城里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待遇吸引。虽然现在乡村教师有特殊津贴,单从工资这一板块来看是不吃亏的,但是,乡下教师专业发展机会较少,职称评定相对县城学校教师更困难。如果有效解决了这个问题,我相信乡村学校也会更安心从教。关于农村学校教师评定职称,建议以学校为单位,按教师比例来确定中高级教师比例,像省一级示范高中副高职称的比例占40%,省二级示范高中约占35%一样。

再一个就是要实时关心教师,解决教师的实际问题。比如:乡村教师的住房问题、就医问题、子女读书问题等等。在解决乡村教师住房问题上,攀枝花市米易县有个成功经验,在2006年县委、县政府通过创新机制,让每位有需要的乡村教师在县城能有一套住房。老师们在县城有个家,即便派遣他们去再偏远山区工作,教师们也是安心的。

再有就是依托国家的一些政策,如乡村教师计划、免费师范生等,还有在县域范围内开展轮岗交流,倘若这些可以实施,相信乡村教育会发展得更好,促进均衡发展。

学校发展,找到一个抓手、一个突破点是关键

666.webp

李丁

天府新区第三小学校长

成都市龙江路小学副校长

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小学语文骨干教师

成都市优秀青年教师

刚才顾校长的一些建议,我并不完全赞同。比如,乡村教师计划、免费师范生,这些老师是流动性的,他没有对这个学校产生情感,没有在学校的文化场域当中,其实是很难发挥作用量的。我认为,办学最核心的是用校长的办学思想凝聚一群人,朝着一个目标走,其中,教师群体中的核心价值尤为重要。

振兴乡村教育,我提供一些我所了解的情况作为建议。我一直在关注上海的新优质学校项目。很多薄弱学校依托这个项目,改变了以往的状态。从上海普陀区、宝山区的学校发展路径中,我发一现一点值得我们借鉴:促进学校发展,找到一个抓手、一个突破点是关键。这个抓手和突破点有的是学校评价,有的是课程,有的甚至微观到了学生作业的设计……有了突破点,全校形成共识,校长用他的理解与思考一点一点地推进,从而拉动特色项目,使之做大做强。比如,有些学校的特色项目是写字,从中可以提炼出学校办学精神“一笔一划写好字 一生一世做真人”,由此还可辐射到学校的教学、德育和管理的方方面面,然后由一个特色项目上升到办学特色,最后实现从特色项目到特色学校的飞跃,进而发展成为一所优质学校。

要重视教师发展多元平台的搭建

光靠工资和职称的推动,难度太大

7.webp

张华

成都市棕北中学西区实验学校执行校长

成都市棕北教育集团副校长

成都市教育局学校安全专委会专家库成员

武侯区安全专委会专家库成员

成都市九年一贯制学会管理专家库成员

中国教育对外合作交流学会会员

四川省校园文化建设学会常务理事

我想从学校自身来谈。外部条件我们无法改变,但学校内部是我们容易改变的东西。

首先,要为学生发展多元化搭建平台。我们在学校成立了一个学生发展信息收集小组,了解学生的专长信息后,我们就可以及时地把学生推介出来。这样,学生可以得到全面发展,并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教师和家长。

其次是要重视教师发展多元平台的搭建。光靠工资和职称的推动,难度太大。我一直给老师讲,如果这辈子最大的成就是以后评了一个中一、高级、正高,职称往上调一档来定义成功,我认为这个价值观过于单一。今天,我们身边有各种学会以及各种研究组织,皆是教师发展的平台和路径。我一直认为教师在某种程度上有一种知识分子的特殊基因,知识分子的一个显著特点便是不管时代发展到哪一步,他都会把精神上的获取和满足感放在很重要位置。

我们现在搭建了名校联盟的平台,根据精准扶贫的要求,各区之间都搭建结成了联盟校。虽然,名校和乡村学校是松散式的合作方式,但如果双方的责权再明晰一点,龙头学校的课程资源、平台资源便可以更多地被乡村学校享有。举一例子,我们学校派遣了一个校长助理到新津普兴中学任校长,这几年,我们的德国友好学校过来交流,我们都到新津县普兴中学开展活动,国际交流带到了乡村学校,这对当地家长、教师都有很大的触动。

但现在,我发现联盟学校之间权利与义务还不够明确,乡村学校究竟需要什么? 我们能为他们提供什么? 领办学校在过程中如何促进自身队伍发展?这些都值得我们三思。

最后,我特别认同李丁校长谈的学校特色课程建设,每个学校因地制宜,一定能找到一个能够推动全局的特色课程。不是说学校整体办学质量一下子提高,而是通过打造特色课程在校内树榜样。因为课程的创生必然会有一批种子教师推动,他们是最先发展起来的人,这些人就是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

学校办学“模式”相同,但各自情况不一样

故“模态”不一样

22.webp

姚文忠

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副会长

成都市陶行知研究会会长

成都师范学院教授

全国著名教育家

今天谈农村教育,大家都讲了很多,一是硬件问题,二是体制问题,三是师资问题,四是待遇问题。

张华提到的知识分子内在感觉及知识成长和思想成长的问题;李丁校长谈到了优质学校之间教师文化场域的问题。我认为办好农村教育路子多,招式多。不能够有一个固定的办法,我们现在讲“模式”比较多,我最近的文章用了一个词——“模态”。把“模式”的“式”改为态度的“态”。为何?同样一所学校,比如棕北中学,就有西区、南区、北区几个分校。可能办学思想一样,但是呈现出来的办法就会不一样。所以大致“模式”相同,但是各自情况不一样,故“模态”不一样。

“模态”包括了相同相邻学校之间的一致性与固定特点,即“模式”性特点,但不同学校有其偶然性与变化性的特点,构成“模态”,所以世界上的事情实际都有一个“模式”,进一步发展出来便会有一个“模态”。我们教育研究,既要研究模式化的内容,也要研究集团内部化的不同形态的“模态”内容。“模态”是一个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的概念……

待遇可以留人。顾定华校长说得对,现在农村教育待遇还比较好,所以现在一些农村学校教师不愿意进城,为何?因为待遇提高了。

教师真正能够让他安心从教,待遇要保证、住房要保证、文化环境条件要保证,这些齐了之后便剩下一个关键因素,他对职业的感觉,我们的教学、学生喜欢、家长喜欢、同行喜欢,自己越教越兴奋,这是专业与职业内部的获得感、成就感,接着才会有教师最核心的幸福感。( 邱滋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