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市陶研会

梧桐:一所学校的文化图腾

640_看图王.web

640_看图王.web

      随着教育改革和发展的不断深入,学校文化建设已经成了学校内涵发展、特色发展的重要举措。甘洛县城关小学校(简称“城小”)立足当教育发展的新形势、新要求、新趋势,把学校文化建设作为学校当前乃至未来发展的一项战略任务。

01
作为学校记忆象征的梧桐

      学校文化是浸润在师生的生命里难以抹去的集体记忆。找寻学校文化的核心,则需要在集体记忆中去寻找那股最激动人心的潜伏的精神力量,寻找那“一抹绿”。

     学校里的梧桐树就成为了大家的记忆中“一抹绿”。

     提到学校,众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学校的梧桐树。有人说,“只因一棵树,想起一座校,树是梧桐树,校是城小校”,有人说“想起城小,脑海浮现的是我们在梧桐树下嬉戏的画面,那时,梧桐树荫浓密,偶尔几缕阳光透过树荫,在地上留下几个斑点”。对梧桐的个人记忆,既是“城小”人对校园时光的追念,更是确认自己身份,形成学校认同的方法和路径。梧桐历经岁月而不褪色,成为“城小”人追忆过去的“路标”。

     “城小”人对梧桐的集体记忆串联起这个学校的沧桑历史和发展变迁,梧桐是学校发展历史的见证者,是“城小”这个学校发展记忆的一种叙述方式。梧桐在城关小学人的个体和集体记忆中,不仅仅是树或者“风景景观”这么简单,它成为了学校的一种文化图腾。以梧桐为主体来重构学校的文化,还需要需要对梧桐所具有的文化性或文化意蕴进行深入挖掘。

02
传统文化中的梧桐意象

    梧桐是传统文化中常见的意象,被代代相传、不断激活、强化和创新,具有丰富的道德象征、深厚、丰富的文化意蕴。具体而言:

 

梧桐    人格

    在中国文化中,梧桐最早是与高洁美好的人格联系在一起,具有丰富的道德属性、人格属性。《诗经·小雅·湛露》就诗云:“其桐其椅,其实离离。岂弟君子,莫不令仪”,诗歌用梧桐的枝繁叶茂、果实累累来形容“君子”举止庄重的仪范。《诗经·大雅·卷阿》诗云:“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突出了梧桐的高洁。

    唐代白居易在《云居寺孤桐》中诗云:“……四面无附枝,中心有通理。寄言立身者,孤直当如此”,赋予梧桐“孤直”的人格特征。宋代王安石在《孤桐》中诗云:“天质自森森,孤高几百寻。凌霄不屈己,得地本虚心。岁老根弥壮,阳骄叶更阴。明时思解愠,愿斫五弦琴。”赋予梧桐以顽强(不屈)、奉献、自立、奋斗、正直、伟岸、虚心等美好品质。总之,士大夫们在不断地挖掘和体认梧桐的人格品质,从而使梧桐所具有的人格特征越来越丰富,越来越深刻。
 

梧桐   凤凰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梧桐和凤凰关系十分密切,往往相伴出现。《诗经·大雅·卷阿》就记载:“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菶菶萋萋,雍雍喈喈。”把凤凰和梧桐放在一起,象征品格的高洁美好。《庄子·秋水》曰:“夫鹓,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鹓是凤凰一类的神鸟,非梧桐不栖。郑玄笺注“凤凰性非梧桐不栖”。凤凰是鸟中之王,其栖居之木——梧桐自然也就是非同一般,因此,梧桐成为吉祥树。“凤凰非梧桐不栖”这种本性后来衍生了出“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的俗语,对世人影响极大。

梧桐    

     梧桐作为一种木材,无节而直生,理细而性紧,是制作古琴的好材料。以桐木造琴的历史悠久,早在《诗经·鄘风·定之方中》就有“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的记载,“桐”就是“梧桐”的意思。历史上有名的“焦尾琴”就是由梧桐制作而成,由于焦尾琴名气很大,后世又常把琴称为“焦桐”。由于梧桐是制作琴的最佳材料,古人赋予梧桐“知音”的属性,唐代戴叔伦在《咏梧桐》中诗云梧桐:“天然韵雅性,不愧知音识”。

梧桐   家园

    因梧桐能引凤,所以梧桐被视为是吉祥之物,深受喜欢,人们常在家园中栽植梧桐,以期望能够带来幸福、吉祥。例如唐代李白在《效古二首》诗云:“入门紫鸳鸯,金井双梧桐”,白居易在《晚秋闲居》亦然:“秋庭不扫携藤杖,闲踏梧桐黄叶行,元朱庭玉《天净沙·秋》:“庭前落尽梧桐,水边开彻芙蓉”。梧桐与家园相伴出现,所以,梧桐逐渐成家园的化身。当古人别离家园与亲人在外飘零,思乡之时,梧桐便成为他们诉说思乡之情的载体,例如元稹《桐孙诗》:“去日桐花半桐叶,别来桐树老桐孙。城中过尽无穷事,白发满头归故园”。

梧桐    时节

     梧桐在四季中具有不同的特征,可以根据梧桐的萌芽、长叶、开花、凋零等生长特征辨识节令更替、气候变化乃至日月正闰,因此,有“梧桐可知时节”的说法。《遁甲书》记载:“梧桐可知月正,平岁生十二叶,一边六叶。从下数一叶为一月,有闰则十三叶。视叶小处则知闰何月。立秋之日,如某时立秋,至期一叶先落”。在四季中,梧桐与秋的关系最为密切,梧桐叶落成为秋至的象征性景物,有“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之说。

      从历史的维度来看,梧桐意象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意蕴十分丰富、多元,除了上面所阐述的意象外,古人还借梧桐抒发友情、离别之情、亡国之情、爱情等。

03
引导教师树立积极的信仰

     在继承梧桐的丰富的文化意蕴的基础上,我们结合学校的发展历史,聚焦教育的内在要求和使命,把梧桐的学校文化内涵提炼如下:


教育即引导,学校即家园


          学校文化中最核心的内容是对教育本质的理解。梧桐文化对“教育本质问题”的思索有深刻的启示。“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高洁神圣的“凤凰”不是抓捕来的,而是引来的。一个“引”字,充满教育智慧、教育哲理。我们从中得出一个基本的教育观点:教育即引导。真正的教育在尊重学生的主体地位、生命价值、人格尊严和对个体人性充分信任基础上,对个人人生的引导、唤醒和激励,是主体间的肉灵的交流,而非压迫、灌输、雕琢和注入。

     学校即家园。梧桐象征着家园,象征着学校。不能把“家园”简单地理解为是一种生活的空间和场所。从教育的维度来,“家园”是一种“存在空间(图式)”,是心灵的归宿,是获得在世存在本质或栖居的根本象征,是对这个世界稳定的环境印象。因此,把学校理解为是家园,是试图使学校具有安全、温馨、稳定、亲密、关怀、信任等人文特质,让孩子快乐地生活其中,有一个幸福的童年,进而获得对整个世界的信任与友爱。


     至诚高节,博关经典

 

    “培养什么样的人”是学校文化建设要思考的首要问题。梧桐所承载的文化属性和道德属性反映着人们的对人才的规格和素质的基本要求,是人们教育思想的一种投射。从经济实用的维度来看,梧桐历代都视为良木或良材,因此,梧桐象征国之良才;从文化的维度来看,梧桐与崇高、高洁、孤直、坚强、奉献等道德人格相通。因此,梧桐的形象契合今天我们对人才规格和质量的要求:有德有才,德才兼备。因此,根据梧桐精神,我们把学校的培养目标定位为:至诚高节,博关经典。

率性求真,知人善育


          关于“怎样培养人”的思想是学校文化中重要内容。梧桐知时节,时节可以引申为“事物生长发展的规律”,“知时节”即“知规律”。“梧桐知时节”象征教育要“率性”,“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中庸》),“率性”就是指要遵循教育发展和学生生命发展的客观规律,诸如要禁于未发,及时而教,不陵节而施,循序渐进,见微知著等。教育只有“率性”,才是真教育,才能帮助学生获真知,做真人。

    梧桐知音。自古梧桐都是制作琴的最佳材料,从人文维度解释是因为梧桐知音、识音,唐代诗人戴叔伦就诗云梧桐“天然韵雅性,不愧知音识”。知音可以引申为对对象的深入理解。“梧桐知音”象征教育要了解教育对象,准确理解教育对象,只有“知人”方能有“善育”。

正直高洁,豁达奉献


          在传统文化中,梧桐是理想道德人格的象征,其中一些人格品质契合现代教育对师德的要求。余秋雨在《闲读梧桐》一文中就隐隐指出梧桐与教师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契合”,梧桐“不求巨臂擎天的闻达,但也有荫庇一方的坦荡”,与教师品质十分契合。教师长期奋斗在三尺讲台上,为国育才,“不求闻达于诸侯”,但求无愧于良心,心胸坦荡,无私奉献。梧桐高大挺拔,寓意教师的正直不阿;其枝叶如盖,可遮阴避日,荫庇一方,寓意教师的奉献与担当;凤凰非梧桐不栖,寓意着教师人格的高洁。总之,梧桐的品质与教师品质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契合”。

以人为本,和谐共生


          学校管理理念是学校文化的重要内容。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凤凰和梧桐形成一种和谐共生的关系:凤非梧桐不栖,梧桐因凤而圣。凤凰与梧桐的这种和谐共生关系,申到学校管理中,就形成了“以人为本,和谐共生”的管理理念:学校只有坚持以人为本,尊重、信任、关心、帮助教师和学生,改善其生活、工作和学习的条件和环境,引得来、留得住好人才。同样的,教师和学生要想有获得感、成就感、幸福感,就必须要有一个好的环境,好的学校。因此,学校管理要坚持以人为本,和谐共生。

持之以恒,厚积薄发


          梧桐蕴含着宝贵的为学之道。白居易在《云居寺孤桐》中诗云:“一株青玉立,千叶绿云委。亭亭五丈余,高意犹未已。……自云手种时,一棵青桐子。直从萌芽拔,高自毫末始。四面无附枝,中心有通理。寄言立身者,孤直当如此。”梧桐能够从一粒种子,能够“亭亭五丈余,高意犹未已”,是因为它从萌芽开始、从毫末开始,就持之以恒地保持“直”。王安石在《孤桐》就诗云梧桐“孤高几百寻”,而能“凌霄不屈己”,何也?因为梧桐“得地本虚心”,梧桐因扎根大地,根基深厚,方能风吹不倒、雷打不动、不屈不折。这象征为学之道,要脚踏实地,持之以恒,厚植根基,厚积薄发。

 

 

热门新闻
精彩视频 更多 >